我的爸爸妈妈

我的爸爸

  
父子

  我的爸爸是个忠厚老实的人,见谁都是面带微笑,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他。我爸有一帮很要好的同学,到现在也会经常联系。每年春节老哥几个都会聚在一起挨家给长辈拜年,几十年如一日。人一辈子能有这样一帮朋友,值了。

  爸爸上学时是班里的干部骨干,很多文体活动都是爸爸在张罗,他的一手好字更是无人能及。那时爸爸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,书法、绘画、乐器样样精通,而且在篮球、乒乓球、跑步等体育运动中也是佼佼者。这方面我从爸爸那继承了一些,但跟他比还差得很远。

  随着工作,成家,生子,生活也逐渐有了变化。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爸爸的工作是非常忙碌的,早出晚归,加班更是常态。文艺青年的一面毫无踪影,已经变成了普通青年,不过在工作上也还是有些成绩的。爸爸是啤酒厂的销售,我记得有一年被升为了科长,全家人都非常开心。90年代初期,个体户越来越多,个体餐厅的繁荣应该也造成了饮料啤酒的供不应求,我记得我爸最多时一个月的工资有2000多,这在那个年代应该是相当高薪了。后来听长辈们说过,当时市区大大小小的餐馆,我爸可以随便吃,绝不会有人找他要钱。爸爸的啤酒肚应该也是那时就逐渐鼓了起来,现在已经不输七八个月的孕妇了。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在喝酒上爸爸还是相当节制的,极少喝多,酒品也不错。不过随着更多啤酒品牌上市,产能不断提高,这种好日子也就逐渐过去了。

  大概是在我小学毕业那年,由于某些原因,爸爸辞职了,辞职后大病了一场,在家养了一个多月才好。如今想想,我大概能体会到爸爸当时所承受的压力,以及受到的委屈。爸爸还上班时,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跟爸爸是见不到面的。早晨我还没起床他已经去上班了,晚上我睡觉时他还没有回来。爸爸从来不是个耍小聪明的人,工作上一定是那种尽职尽责,兢兢业业的类型,可也会因为性格中的耿直和诚实而得罪小人,工作不像上学,人与人之间是有利益冲突的,在金钱与利益面前,很多人是会变得扭曲的,但是爸爸没有,可惜他自己并没有把这种现状看得很清。多年来的努力工作与付出,最终换来的却是遭人排挤,或者可能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,那种失落感对于那个年代的老实人来说可能是难以承受的。后来妈妈也顺应时代潮流“光荣”下岗了,而年幼的我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,更不知道社会发生了什么,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,也就是从那时起,家里的经济状况一落千丈。

  后来爸爸跟着一位同学做起了跟啤酒毫无关系的行业,也许是有些伤心吧,可事业上始终没有什么起色,再后来也跟老朋友一起投资算是创业吧,不过也没做成。由于年轻时积累的良好人脉,以及自身的良好品德,他认识的很多老板都愿意给他提供一份工作,所以我爸在找工作上并没有遇到太多困难。只是20年过去,事业上始终平平无奇,没什么大成就罢了。爸爸如今的老板是个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,对我爸也是很看重的。有时我妈会埋怨我爸,嫌我爸没能耐,挣不了大钱。但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,我爸也是有大能耐的人,他勤劳质朴,心地善良,爱这个家,爱他的老婆孩子,也特别孝敬老人,只是这些大能耐都不太能挣钱罢了,这也是社会发展的代价。

  有人说性格是天生的,不过我想我的性格受爸爸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,所以从小大家也都会说我随我爸。爸爸做事很精细,很多时候大家都会觉得他太较真了。直到很多年后,我知道了星座这个概念才发现,原来爸爸是处女座。我的性格中有太多他的影子,认真仔细、执着、倔强,不过可能因为我不是处女座吧,随着生活的历练,不像他那么较真了。但总的来说,爸爸的性格是我价值观的基石,正直,善良,有责任心,这些都是我无比宝贵的财富。我相信这闪耀的基石,会在我未来的人生道路上,为我指引正确的方向。

  今年爸爸就要退休了,他盼着这天好多年了吧。都说老有所乐,不知他还能不能把以前的文艺范找回来。      

我的妈妈

 
母子

  我的妈妈,跟我爸爸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类人,我到现在也说不出她算是什么性格。妈妈做事很意识流,想一出是一出,让人难以捉摸。妈妈年轻时是国有企业的工人,就是那时人们常说的铁饭碗,工资不算高,但工作很规律,虽然有三班倒,不过也都能按时上下班的。

  90年代应该是妈妈最幸福的时候,30出头,有疼爱自己的老公,一个月还能挣上千块钱,有乖巧听话的儿子,年年都是三好生,自己也有稳定的工作与收入,爷爷姥爷虽已故去,但奶奶和姥姥身体都很好,而且从来不让儿女操心。我记得那时周末要上辅导班,妈妈经常去接我,然后就在麦当劳吃午饭,那时麦当劳刚刚兴起,还是很贵的。毕竟家里挣得多,妈妈花钱也挺阔绰,记得有次逛商场买了件几百块的衣服,90年代啊,回家真是让爸爸大喊心疼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,改革开放的中国变化太快了,快得让人措手不及。在社会的剧烈变革中,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是那样的渺小。曾经的铁饭碗瞬间锈成了渣,在爸爸经历着事业低谷时,妈妈也下岗了,成为了那个年代庞大团体的成员——下岗女工。

  当年黄宏在春晚上把下岗演绎得那么光荣,可是对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来说,对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普通来百姓来说,下岗是那样的沉重,虽然也逼出了很多能人异士,但很多家庭也从此一蹶不振。

  但是我的妈妈非常坚强,面对生活突如其来的改变,她挺直了腰板撑起了这个家,虽然妈妈偶尔会向我抱怨生活的不易,但总体上我还是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,那是因为妈妈替我抗下了生活的苦难。那些年,妈妈像所有的下岗女工一样,到处找工作,在餐厅刷过盘子,当过服务员,干过小作坊的流水线,当过保姆看过孩子,早晨摆过地摊,收过假币,也躲过城管。妈妈真的用事实证明,女人能顶多半边!

  小时候妈妈脾气很好,但后来可能是因为生活的艰难再加上更年期,脾气暴躁了很多,经常莫名发火。小时候我很讨厌她这样,但现在回过头来想,在生活的重压下,又有几个人能够独善其身呢。

  就像前面说的,妈妈做事总是意识流,没什么逻辑,就算现在我也不觉得她是个多么精明的人,也经常做傻事,但在很多事情上却总是做着正确的选择,打工这些年挣的钱可能比我爸都多,最重要的是,高中时,我妈在房价最便宜的时候给家里换了套房,仅仅花了3万块就让我们家的住房面积翻了近一倍,我也因此有了自己的屋子。而一年之后房价就翻了三倍,现在的房价恐怕十倍不止了。生活总是充满惊喜。

  妈妈退休早,如今一边拿着退休金,一边再打一份工,还是个党政部门,而且还受领导重用,当上了小领导,也算干的顺心,而且比很多年轻人挣得都多。爸爸这些年工作也很稳定,再加上我工作后的收入,这个家终于越来越好了。

花甲

 
花甲

  爸妈的生日就差一个月,而今年,正是他们的花甲之年。爸爸也迎来自己期盼已久的退休。再过几天就要回家给他们过60大寿了,也顺便庆祝爸爸的退休。我们时常感叹光阴似箭,父母就这么老了,头发白了,但我爸妈不老,我爸头发比我都茂盛,那几根白头发应该还是20多岁时长的那几根,我妈也经常染个头烫个发,没人看得出来她已到花甲之年。我奶奶今年80多身体也很硬朗,等我70多岁时给他们俩过个百岁寿辰应该不成问题。所以我从来不叫老爸老妈老爹老娘,人没老都给叫老了。

  我希望他们健康长寿,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好好的享受生活,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。我跟父母的关系还是比较传统的,我本身话也不多,他们自然不会介意,不过如果我能改变一些,应该会让他们更高兴吧。我的生活跟他们年轻时大不相同,但我也会像他们一样努力,像爸爸那样自律,像妈妈那样坚强。命运让我与他们走在了一起,感谢父母的陪伴与教导,我会怀着感恩之情砥砺前行。

陈浩 wechat
欢迎扫描上面二维码,关注我的公众号“就浩这口”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创作更多更好的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