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计算机情缘 - 初中篇(一)

  前文说到小学时家里给买了一台裕兴普及型电脑,我们就叫它普电吧,这台普电对我来说意义重大,我与计算机的种种情缘也许都来自于它。

  这台普电的文本编辑软件是WPS,不过是个简易版的,虽然有排版和绘制表格的功能,但并不是所见即所得的,也就是看上去跟记事本没什么差别。对于会用CCED的我来说,这样的WPS真是让人失望。裕兴后来出了款带有预览功能的WPS,是以软盘的形式售卖的,不过那时没钱也就没买。如今想来,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事情,也许是在潜移默化的向我传播一些软件的基本知识吧。因为可以存盘,这个简易版的WPS仍旧被我充分利用,编写了好多文档。

WPS

  我从小爱看动画片,初中时更是热衷于收集各类动画的相关信息。最早是把这些信息记录在一个小本上,但纸面上的东西是不容易修改的。而WPS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,因为不论如何修改,都能保持良好的排版。如今看来这件理所当然的事情,这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却是一件极其兴奋的事。所以我当时花了大量的时间,把我那个小本子上的内容全部录入了普电,并在软盘上保存了下来。

软盘

  Logo语言是一种绘图语言,就是通过命令来控制画笔(海龟)的移动、绘画、改变颜色等行为来进行绘图,还支持类似于宏和函数的语法。比如画圆,由四个基本命令组成:

  1. 落笔
  2. 画笔向前移动1个单位
  3. 画笔向左转1度
  4. 抬笔

  其中第2、3步要循环360遍。调整2、3步的步长和角度,就可以画出不同大小的圆和椭圆,还可以加入改变颜色的命令。我记得画一个圆要将近1分钟的时间,虽然很慢,但却很有意思。如今想来,这个慢可能也是刻意为之,这样才能让我们这些小朋友将画笔的运动与所写程序关联起来。正是Logo语言,让我对软件程序的运行逻辑有了基本了解,对函数的概念有了基本的认识。

使用Logo画的图形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Logo绘制的复杂图形

  不过重头戏还是G-Basic语言。G-Basic里的G应该是Game的意思吧,因为他天然的支持开发一些小游戏,马里奥的各种形象都是它内置的。再加上这台普电可以把程序保存到软盘,一个程序可以花很长时间逐步完成,所以这也大大激发了我的创作欲。我把普电的说明书读了一遍又一遍,就是想搞清楚这个程序到底要怎么写。当时最简单的程序就是猜数,系统会在特定范围内生成一个随机数让你猜,然后告诉你是猜大了还是小了,直到你猜到或者超过猜测次数。正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程序,却包含了逻辑判断,循环等基本的程序流程,我想这就是我对程序的最早印象。

程序软盘

  说明书的程序例子只有几个,根本满足不了我的需求,于是我买了一本裕兴出的书,里面有40个G-Basic的程序,大都是小游戏,我边学边玩收获了很大的乐趣。这书也配有软盘,但是里面的程序并不全,所以有些程序我需要按着书自己来敲。不过这本所谓的书也不是正规出版物,就是一本印刷手册,错误何止成百上千啊。敲进去的代码几乎都无法运行,我也只能耐着性子慢慢改bug。拼写和语法错误还算容易看出,不过逻辑上的问题我就无能为力了,毕竟我还不会编程。记得有次和哥哥玩一个我改过的棋类游戏,那盘棋我们下了一个小时,然后程序突然报错就退出了。你能想象到那一瞬间我和我哥的表情吧。

GBasic

  当时有一个让我很困惑的问题,就是有这么一句程序x = x + 1,我始终搞不明白x为什么会等于x+1,直到很多年后学了C语言才明白,等号在这里是赋值的意思。有时回想起来,如果当时身边有一个会编程的人指导我一下,哪怕是稍微指导一下,也许结果就会大不相同。但又转念一想,如果当时家里没有给我买这台普电,我没有接触过这些编程语言,结果可能也会大不相同。一切只能说是命运的安排吧。

  除了游戏G-Basic还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功能就是谱曲,毕竟游戏也是需要音乐的。G-Basic可以通过编程的方式编写乐谱,支持多声部,只是第四声部以后会有音域的限制。初中音乐课学的是口琴,会有很多谱子,我本身也喜欢音乐,于是就写了好多这种音乐的程序。初二我参加学校的合唱队,主要练的一首歌是《同一首歌》,这首合唱曲目一共有四个声部,我唱的是二声部,我记得还拿了奖,所以对这首歌很有感情。于是就花了一些时间将这首歌也编到了程序里,还加了一点点改编。听着自己用程序编写出来的音乐,那种成就感至今难以忘记。

同一首歌

  以上说的这些,虽然非常有趣,但充其量也就是玩玩,毕竟我也没有那种可以自学编程的天才资质。不过在玩的过程中,那些潜移默化的东西,却是非常宝贵的经验。后来因为接触了一种新型的游戏,感觉要比编程好玩,逐渐的也就很少再写代码了。这种游戏与以往的不同,要玩好长时间,以至于它的卡带是可以保存游戏进度的,因为游戏时需要阅读大量文字的剧情说明,所以我们都管他叫文字版游戏,也就是如今所说的RPG。其实在那个年代,已经有PS了,也有很多人都开始在网吧玩红警这样的电脑游戏了。只是我很少出入那样的场所,可能也跟性格有关系吧,所以对于游戏机上的这种RPG很是着迷。

红狼之死

  我们不得不承认,游戏从很早开始,就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了。当年很多人买电脑就是为了玩游戏,很多IT精英也都是因为游戏才与计算机结缘。但我们也不能忽视它消极的一面,因为游戏荒废学业的也大有人在,甚至衍生出了电击疗法这种畸形产业。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手机使得玩游戏更加方便,像王者荣耀这种现象级游戏,对人民生活的影响大得超乎想象。这几年国家也已经逐渐开放了游戏主机市场,希望以后能有更好的游戏制度吧,毕竟没有什么社会事件是仅靠自觉就能解决的。

(未完待续)

陈浩 wechat
欢迎扫描上面二维码,关注我的公众号“就浩这口”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创作更多更好的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