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计算机情缘 - 初中篇(二)

cover

  前文说到我和普电一起做的事情,这算是业余时间吧。而从初中开始,学校就有计算机课程了,虽然课程不多,却留下了美好的回忆,也让我对计算机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。

  初一的课程主要有基础知识、DOS、认知码和CCED。我第一次使用了5.25英寸软盘,第一次接触了团队合作(虽然只有两个人),第一次接触了数据库。打字这样的基础我就不说了,我自然是要比别人强一些。这里要说的是认知码和CCED。

  那个年代,在人们心目中似乎只有五笔才是输入法的正道,而认知码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脱颖而出的。五笔的难度大家是都知道的(事实上,我后来自学了五笔,感觉没有原先想象的那么难),而学了一阵认知码后确实觉得它很容易上手,我觉得自己也学得不错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销声匿迹。其实现在来看,五笔和拼音都是有其应用场景的,五笔适合于文字录入工作,看到一个字不用思考其读音,根据字形就能很快录入微机;而拼音适合于文字编写,一边想一边输入,不用思考每个字要怎么写,只是当年拼音的联想功能要弱得很多。如此,认知码结合了两者的特点后,就显得不伦不类了。

认知码

  当时最令我们不解的是,我们虽然学的是认知码,可是当时的CCED却只有区位码和五笔输入法,也就是说认我们学的认知码从来没有真正实践过,现在想来在学校发生这种事,真是再正常不过了。我当时和学风一组,共用一台电脑,好像是受到了班上一位同学打印课程表的原因,我们决定使用CCED制作一张课程表。不过当我们知道不能用认知码输入法时,问题就麻烦了,好在我们的热情并没有被这点儿困难浇灭。在这个项目上,学风当时很热衷于查课程表中每个汉字对应的区位码,后来我也跟着一起查了。然后利用上机课很有限的自由时间一点一点地绘制了我们的课程表。每节课我们都把半成品存放到软盘里,然后下节课继续做。就这样做了几个礼拜,终于完成了。完成后我本想把它拷贝到其他软盘上,可是由于我的DOS功力还是不到家,拷贝时出现了意外,导致两张软盘都找不到那个课表了。就这样,我们的第一个项目刚刚完成就被我给消灭了。

  我们的计算机课程的最后一章是FoxBASE数据库,它是在DOS下使用的一种关系型数据库管理系统。我提前看了书,计划着这回要做什么,最后好像接受了某位篮球迷的意见,打算把NBA赛事的积分情况存到数据库。不过使用这个数据库需要一张特殊的软盘,而不是现有的这张。可遗憾的是,几乎在那张特殊的软盘发到我们手上的同时,计算机课就结课了。这第二个项目就这样夭折了。

  初二的计算机课程安排是以教授动画制作软件Animator Pro为主的。那年我第一次接触了视窗操作系统,第一次接触动画制作软件,第一次在电脑上玩游戏。我本来就喜欢动画片,这次竟然要学一个动画制作软件,我当然是非常兴奋。我记得当时我是要做个柯南的,那时班里一位同学,柯南画得不错,便想让她帮我画一张做参考。但是真正上了这门课才发现,做动画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的,相比后来的Flash要复杂很多,而且那软件还是个全英文的界面,我们上了几堂课也不过是能做个简单的图形变化罢了。老师似乎也觉得不太好教,于是渐渐地也就不再讲了。虽然只学了很短的时间,不过它让我对动画的基本原理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。

Animator Pro

  后来老师给我们介绍了视窗操作系统Windows95,这也是我头一次使用Windows。不过当时我们除了开始按钮实在不知道还能点击什么。Windows虽然新奇,但还是对DOS比较熟悉,所以后来我们渐渐地又回到了DOS,因为老师教给我们在DOS下如何玩游戏。当时只有两个游戏,就是波斯王子和超级马力。虽然这不是什么电脑游戏,但是在电脑上玩还是头一次,这要比Windows新奇多了。初中的计算机课程就在这两个游戏中结束了。

  回想当年的计算机课,认知码早已不复存在,绘制表格有现成的Excel,CCED本身也早就成了历史,数据库也没人会去DOS下用了,动画制作上连Flash都过时了,视窗系统已经平凡的没人再会说这个词了。但我还是觉得当年所学到的一切,不,应该说是感受到的一切是那么重要,它让我了解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件不可思议的东西,它允许我们的想象力无限扩张,让我们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情,这一切是我无比的幸运。

  就像我前阵子在朋友圈里说的,我们如今的幸福生活,大部分并非源自我们自身的努力,而是托党和国家的福,托时代的福,托父辈祖辈们的福。是我的爷爷奶奶,姥爷姥姥年轻时决定从农村来到城市,才会有我的爸爸妈妈,才会有我,才能让我从小学就开始接触电脑,接触这世界上先进的事物。我想这就是我的命运,它让我起步很高,走得很顺,后面我会继续写到,这种顺利一直延续到我工作之后。

(未完待续)

陈浩 wechat
欢迎扫描上面二维码,关注我的公众号“就浩这口”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创作更多更好的内容